只见在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

往年的手机制造业大会并没有这么引人关注,因为在传统功能手机时代,手机不过是一个通讯工具。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手机产业将会发生巨大的变革,甚至有可能与互联网进行连接,成为未来接入互联网的重要入口。

这个意义就让接下来的手机制造业不仅仅具备通讯属性,而且多了一层互联网属性。

这就让手机制造领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特别是随着新梦想集团进入到这个领域之后至少,市场的方向也随之转变,大家开始纷纷看好智能手机这个新兴市场,并且认为它将替代传统的互联网入口。因为未来下一代移动互联网的更有效入口。

在现场,已经有大量的媒体记者开始向李枫涌来,不过都被他婉拒了。李枫不打算在现在就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而是要在这次的会议结束之后,根据会议的结果作出判断。

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整合国内的手机制造业力量,让他们进入到新梦想集团主导的智能手机产业链中来。不过对于这件事情,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毕竟传统手机制造业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现在新梦想集团要进来分走其中的一部分,创造出一个新生的智能手机产业来这,这对于既得利益者来说,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并不愿意在短时间内对新梦想集团臣服。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看到这次大会的主办方出场呢?”罗俊才小声嘀咕道。

“老罗,咱们就静观其变吧。”李枫不紧不慢的说道。

走进大会的中央主会场,偌大的会场里显得熙熙攘攘,手机制造业的绝大多数企业家都来了。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李枫都不认识,除了迅通科技公司有一些业务来往之外,目前国内的绝大多数手机制造商,与新梦想集团尚未开展任何业务往来。

现场的不少企业家看到李枫走进来之后,并没有主动上前跟李枫打招呼,即便现在的李枫已经是国内互联网领域的顶级大佬,互联网市场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会场中,周清清看到李枫走进来,朝他挥了挥手:“李枫,你别也来的还挺早啊,还有一半的人没有到呢。你可要留神点,我总感觉不大对劲。同行似乎对我们这次的智能手机转型有些不满意,但是在技术上也不如我们,所以这次的会议很可能是一场鸿门宴。”

“他们的想法我多少也已经猜到了。现在我们或多或少已经抢了他们的饭碗,让他们的传统功能手机制造业受到了一定的打击。他们想要立刻转型升级,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策略就是把我们引入他们的产业链当中,利用我们的技术开拓出一块新的市场,而不是以我们为主体去打造一条智能手机的全新产业链,这点心思我不会看不出来。”李枫分析道。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看来他们虽然认可智能手机这个发展趋势,只是在利益上,还是有抵触情绪的。显然他们不想耗费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去升级自己的商业模式,成为智能手机制造业中的一个环节,所以这次的会议,至少是一次行业地位的争夺战。在未来的手机制造业领域,究竟谁才是行业的主导者,谁是行业的具体分工参与者,这件事情恐怕要在这次的会议上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周清清说道。

“现在对你于国内的手机制造商来说,形势其实并不乐观,毕竟在传统的功能手机制造领域,我们是被国际手机制造巨头彻底碾压,到今天也没有一款真正能在全球市场上取得一定份额的手机产品。如果他们再不放弃功能手机这个领域,而转型升级到智能手机产中来,那么他们始终是国际手机制造巨头们身边的配角。如果他们没有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形势,还是抱着原先的那一点点蛋糕不放的话,他们势必会在未来的转型升级中被市场淘汰。”罗俊才说道。

“国内的手机制造领域确实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呼吁大家开始转型升级,不要在传统的功能手机市场上跟着国际巨头的身后吃残羹冷炙。但是这也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目前大多数的国内手机产业制造商眼光都不是特别长远,都只注重于眼前的订单收益,还没有把更多的资金和技术投入到新产品的研发中去,更没有信心完成向智能手机领域的转型升级。这一部分顽固派显然是非常抵触智能手机产业的,在接下来的会议上,他们也会对智能手机这个产业板块提出非议。”周清清说道。

“没有关系,毕竟我们的手中掌握着最先进的技术。虽然现在我们在资源上还不够充足,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智能手机产业链体系,但是随着我们的逐步发展壮大,当市场的风向彻底转变之后,这些传统的功能手机制造商,不得不面对新的形势。如果他们想继续生存下去的话,就必须要同新梦想集团开展合作,以获得我们的技术和市场资源。”李枫说道。

现在的新梦想集团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面对国内传统手机制造商还是有相当分量的话语权的。哪怕他们现在要负隅顽抗,不肯与新梦想集团开展深入合作,继续守着他们的一亩三分地,李枫也只不过是在产能上产生了一定的制约,并不足以影响它得根本。

随着参会人员的陆续入场可以会议即将召开,偌大的一个会议大厅几乎已经爆满了,往年的会议从来没有这么庞大的人气。

李枫的座位被安排在了会场边缘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显然这次大会的主办方并没有安什么好心。

不过李枫也不急不躁,默默的在位置上坐了下来,想要看看接下来他们要唱怎样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