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和蓝剑那帮人做梦都没想到这些个漫天遍野出现的黑暗生物和东夷的浪人之间居然有着某种不知名的联系,不过让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黑暗圣殿这帮人居然有如此胆量,居然敢挑战叶谦,挑战天空之城。

要知道如今的天空之城可是东方的一座丰碑,这地方的存在和意义已经超越了东方的天道隐门。

而且天空之城内可谓是高手云集,光是天元巅峰就不下七八个之多,再加上地元境界,这些力量加起来那就算是在整个人间界范围之内那也是顶级的。

当然了,秦川更没想到的是如今的叶谦就在这天空之城内,而黑暗圣殿这些个蝼蚁此时冲过去基本上和找死没什么差别。

不过就算是找死,这帮人似乎也是义无反顾的,这其中缘由到是有些让人不解了。

而就在东方的海岸线边上闹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西方的黑暗圣殿总部,那座神秘的古堡之中却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此人年岁大概七八十左右,长着一张纯正的西方人的脸。

别看此人年事已高,但出行的派头到是不小,一身雪白色的斗篷之后居然恭敬的跟着两队中世纪才会出现的重甲骑兵。

这些个重甲骑兵一个个趾高气扬,腰间更是佩戴着一把十字剑,从他们的气势上可以看得出他们并不是一些普通人,而是一些西方的修炼者,而且他们的境界都不低。

勒着坐下那匹大白马的缰绳,老者昂首向前,就这般望着眼前的古堡,叹息了一声道:“多少年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想到我还能再来到这个地方。”

而就在这名老者感慨莫名的时候,那古堡内一道道黑暗的气息骚动着。

不多时,迎着烈日,先是一只只巨大的蝙蝠腾空而起,在老者的头上盘旋着。

和煦阳光少女宽松毛衣青春写照

见到这一幕,老者身后的重甲骑兵立刻上前,他们的手中的十字剑一个个横陈起来,似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击杀了这些从黑暗中跑出来的爬虫。

没有太多的语言,更没有太多的动作,此刻这古堡外似乎是泾渭分明,一场超乎常规的战斗是一触即发。

不过那高头大马上的老者似乎并没有将眼前这一幕放在眼中,他那双透着亮光的眸子此刻就这样盯着不远处的古堡,然后用最正宗的西方语言呵了一嗓子。

“光明圣殿教宗潘多拉求见黑暗圣殿女皇薇薇安陛下……”

老者此言一出,整个黑暗古堡似乎都炸裂了一般,那种沉寂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恐惧不住在古堡之中酝酿着,并且时不时的古堡之中会发出一阵阵恐怖的哀嚎之音。

光明圣殿乃是西方四大圣殿之一,而光明圣殿的教宗那地位和修为基本等同于黑暗圣殿的皇帝陛下。他们两个,加上修罗殿的叶修罗以及太阳圣殿的继承人,这四人号称是西方修炼界的四大擎天巨擘。

当然了,西方的修炼界和东方一样,派系林立,纷争无数,就单单一个黑暗圣殿之中那就有许许多多不同的派别,他们的意志也不尽相同。

教宗亲临撒旦古堡,这在西方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算得上是绝无仅有的大事了,毕竟在西方谁都知道教宗陛下和黑暗圣殿的血皇那是势不两立的。这两派人之间的战争打了上千年,也挣扎了上千年。

随着教宗的一声呵斥,撒旦古堡之内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游荡出来,然后轻松的突破了光明圣殿重甲骑兵的防线,就这般站在了教宗的身前。

此人一身黑色斗篷,手中墨绿色法杖,虽然没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脸,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此人是异常恐怖,可以算得上是西方修炼界的顶尖高手了。

对于眼前这个黑色的斗篷,教宗自然认识,毕竟两人打了几十年了,也算是老朋友了。

“原来是黑暗**阁下,多年没见,没想到阁下居然还没死。”

“教宗没死,我怎么敢先死呢?”那黑斗篷回怼了一句,然后郑重道:“女皇陛下有请教宗入内。”

教宗一听,颜色这才缓和下来。

轻轻的夹了一脚那雪白大马的肚子,教宗就这般跟着那黑斗篷向前而去。

至于那些个重甲骑兵本来也想随行入内。

但他们刚刚动身,那黑斗篷立刻扭头,警告道:“女皇陛下只是有请教宗入内,没说你们也可以跟着进去。不想死的在原地等着。”

黑斗篷的态度立刻激怒了这些个重甲骑兵。

骑兵之中领头之人立刻大怒道:“我等乃是教宗大人亲卫骑兵,时时刻刻守护在教宗大人身侧。你这黑暗中的蝼蚁敢对我们指手画脚……”

说着那骑兵队长立刻用十字剑指着那黑斗篷。

黑斗篷阴测测的笑着,手中法杖忽然绽放出诡异光芒:“不知死活的东西。”

没有咒语,没有掐诀,此刻那黑斗篷只是法杖一动,一道强光射出,径直打在那骑兵队长的身上。

顿时银色的铠甲消失不见,那骑兵队长整个人居然变成了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蛇,然后在马背上不住的游移起来。

这恐怖的一幕到是让不少光明圣殿的重甲骑兵心中恐慌,毕竟在他们的理解和记忆中黑暗法师这种种族虽然强大,但他们所依仗的不过是一些禁忌法术而已。而相比较之下他们的**是相对比较脆弱的,这些黑暗法师应该根本就经不起自己这些重装骑兵的冲击才对。

但此刻这位黑斗篷之下的黑暗**师居然一反常态,没有咒语,没有法诀,黑暗法术瞬发,直接将一名骑兵队长变成了一条蛇,这等手段在他们看来的确凶残。

不过这黑暗**师能够恫吓住这些重装骑兵,但却吓不了马上的教宗陛下。

此刻的教宗微微回眸,苍白的手掌朝着那骑兵队长点了点,紧接着,奶白色的光芒闪过,那骑兵队长一下从黑暗魔法中解脱出来,回归到了自己的本来模样。

之后,教宗这才一脸灿烂的笑容望向那黑斗篷道:“不过是一些不懂事的小朋友而已,**师阁下又何必动怒呢?咱们走吧!”

而那名黑暗**师则是冷哼了一声,到没有惊动于教宗的手段,整个身形一阵飘忽,就这般朝着撒旦古堡飞了过去。

紧接着,教宗胯下那匹白马也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然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