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斑根本不屑于回答他的问题,略微感应了一下,眉头皱起“他体内的能量,竟然也只有些许,比刚才绿色的家伙更少!”

绝伸出一只手搭在哈克特的肩膀上,随后微微抬头,嘴角裂开“恭喜你班大人,我有一个好消息!”

宇智波斑,不动声色的道“哦?”

绝出一根手指向上一指:“这家伙的能量来源我已经感觉到了,就在这个方向,距离大概在50公里左右。”

宇智波微微眯眼。

绝笑道:“同种同源的能量,非常庞大,仅仅远程感应,就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颤栗。

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当中,竟然也有可以媲美尾兽的能量,有趣有趣!”

“媲美尾兽吗?那真是太好了!”宇智波斑淡淡的道“十尾的力量本已蓄满,再添加一只尾兽已经是极限,抓住它刚刚好!”

话刚说完,宇智波斑猛的一转头。

绝附身的白绝突然笑了:“斑大人,我们抓来的那个绿色的家伙,突然变成一个绿色的圆球飞走了。”

宇智波斑一转身,拎着哈克特缓步向下走去。

“无所谓,有了手上这东西,绿色家伙的能量无关紧要!”

慵懒甜美居家女生清纯写真

两人像来时一样,又缓缓的走入地下。

随着地面微微颤抖,之前形成的楼梯动静,再一次被厚实的岩石堆满,地表铺就的瓷砖恢复原状。

如果不是哈克特完失踪,实验室有一片狼藉的话,他们甚至以为刚才出现的是幻觉。

军方女人一骨碌爬起来,脸上虽然戴着一张扑克脸,和眼神的颤抖仍然能够看出她还未平静的心绪。

快速检查了一下东倒西歪的队友,绝大部分人都被折断脖子死亡,还有一小部分人陷入昏迷。

她飞快掏出电话,按下了紧急报警信号,随后又大步冲向了隔离实验台,简单的控制板上按下几个按钮之后,终于将议员放了下来。

被自己儿子拖上实验台,在鬼门关里面溜了一趟玩儿的议员,早已经被吓得浑身瘫软。

刚才盯着儿子那诡异,如同要随时爆炸的大脑袋,吓得他冷汗直冒,不但内衣已经湿透,就连外面的西装都潮的不行了,如果不是前列腺确实出现了毛病,恐怕尿早就飙出来了。

他坐在实验台上直喘气,手脚发软,看着军方女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军方女人毕竟也是混体制的,虽然机构不同,对于议员的想法也很是了解。

今晚这种无比重要的实验室出现意外,无论是议员还是军方女人都逃脱不了干系,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起来,迅速统一口供,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新出现的神秘人身上。

好在实验室内部有监控录像,残余的摄像头还有几个,运气好的话能够拍下一些只言片语。

至于剩下的事,那就不关他们的事儿了。

这时大队人马副武装的冲了进来,警惕的勘察了一下现场,排除危险存在的可能之后。

立刻交来了基地常驻军医,迅速将军方女人和议员带走。

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治疗,还有严格的军事调查。

哈可特倒了血霉,本来按照剧情,他还有一次耀武扬威的机会。

那一次差点没把绿灯侠的女朋友给干掉,也正是那次危机,令绿灯侠看清了自己的内心,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勇敢。

别让他从一个吊儿郎当的小贱贱,变身成勇于承担责任的绿灯侠,正式加入绿灯军团。

一直漂浮在地球近太空的视差怪,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他那庞大的如同章鱼怪一般的身体,向地球方向移动了一段距离,不知什么原因,又缓缓停了下来,再次伪装成一块轨道线上的陨石,不动了。

另一点,绿灯侠被叶子中残存的能量包裹,第二次带到了绿灯军团总部星球。

相比第一次的惊慌失措,这一次他大喜过望。

刚刚能够控制身体,立刻就去找队友报告情况去了。

不过这一次,他要对付的并不是杀怪,而是乱入的宇智波斑。

绿灯侠心中还有些忐忑,按照绿灯军团的规定,他们解决的都是宇宙中的怪物,像宇智波斑这种星球内部敌人,他们一般是不管的。

但无论如何他也要试一试。

此时,在星球禁地,监视者祭坛中。

绿灯军团的战术教官赛尼斯托正从监视者手中接过一枚黄色的戒指。

他的表情既严肃又有一些期待,看着在掌心中漂浮的黄色戒指,淡淡的道“这是我们绿灯军团的新武器,一旦我掌握了它的力量,我会训练其他人效仿。

视差怪的力量无比强大,虽然地球终将会在战斗中毁灭,但至少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战视差怪的准备……”

这句话,恰巧被刚刚赶到的绿灯侠听在耳中,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跑两步冲上祭坛,大声道:“你说什么?地球终将被毁灭,你给我说清楚一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与别人不同,从绿灯军团口中出来的消息,绿灯侠十分在意。

哈尔乔丹本身就是王牌飞行员,出生的空军,虽然他口中不承认,实际上他内心深处,早已铭刻下名为守护的责任。

本来是来求援的,希望同为绿灯军团,这帮超级战士能够搭把手。

没想到却突然听到这样一个消息,绿灯军团竟然要牺牲地球,来拖延一个叫做视差怪的怪物?

他们可是银河的守护者啊!

赛尼斯托转身,盯着缓步靠近的绿灯侠,说话声中隐含怒气“你胆敢进入圣殿?”

绿灯侠还不吃他这一套,针锋相对道:“我在问你刚才说什么?”

塞尼斯托沉默了一下,缓缓道“视差怪是诞生于愤怒情绪能量中的怪物,它能够使用愤怒的力量破坏这个世界,他是绿灯军团的敌人,希望吸收整个宇宙所有生命的恐惧来壮大自己。

绿灯军团必须阻止他,让他重新封印!”

“所以就要牺牲掉地球?”绿灯侠瞪着眼睛“我绝不接受这种提案,地球上上百亿人口,也同样是银河中的生命,我们值得被拯救!”

空气中一下子安静下来,监视者们依旧,居高临下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在掌握之中,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赛达尼斯注视着绿灯侠,绿灯侠毫不客气与之对视,好半晌之后,赛达尼斯当先开口“既然如此,你想怎么做?”

绿灯侠道“我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