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体?!

此时的流川风雪,越的坚信,唐龙就是传说中的圣体。

要不然,唐龙又怎么可能免疫术法呢?!

作为梵提冈的神骑士,火焰巨人卡隆自然也听说过圣体。

在梵提冈鼎盛时期,教中就曾出现过黄金圣体。

而拥有黄金圣体的骑士,又被称为‘黄金圣骑士’。

传闻,在黄金圣骑士出手的时候,方圆之内,都会被金光笼罩。

只要被那些金光照到,肉身就会瞬间爆裂而开。

这就是黄金圣体的恐怖!

据传,在梵提冈的圣山中,就有着黄金圣骑士坐镇。

此时的卡隆,不敢大意,急忙甩掉手中的铁鞭,纵身朝远处逃去。

看着卡隆的背影,铁道人暗恨一声,这才抡起铁鞭,缠住了赤炎真人的身子。

虎牙美女文艺十足

紧接着,铁道人猛得一拉铁鞭,就把赤炎真人给拽到了身边。

铁道人一脸担心的说道“赤炎,你没事吧?”

赤炎真人苦笑道“呵呵,老夫没事,这次多亏有唐龙,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呀。”

“圣体?”

铁道人喃喃一声,一脸疑惑的说道“赤鼻老道,你说唐龙到底是不是圣体?!”

赤炎真人叹声说道“哎,唐龙是不是圣体,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三人成虎吗?!”

三人成虎?!

的确,不管唐龙是不是圣体,在外人看来,他就是圣体。

要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吓退东洋第一术法大师流川风雪呢?!

圣体,那是一种独特的体质。

一般的术法,对圣体根本无效。

其实呢,在西方,也有着不少的圣体。

比如说黄金圣体,这就是梵提冈特有的圣体。

据传,在梵提冈圣山深处,有着不止一位黄金圣体。

而且,在九门提督唐天三进三出梵提冈的时候,就曾跟其中一位黄金圣骑士交过手。

论实力,黄金圣骑士大概相当于华夏的圣境高手。

要不是有黄金圣骑士坐镇,梵提冈又怎么敢高调行事呢?!

“无效?!”

“又是无效?!”

“这……这怎么可能?!”

“整个华夏,也只有圣尊才是圣体,你怎么可能会是圣体呢?!”

看着逐渐消散的三昧烈火,斗酒道人诸葛青一脸不可思议的喊道。

圣尊?!

此人,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关于圣尊的传闻很多!

但是,见过圣尊真容的,却是寥寥无几。

就连南仙北佛,也曾受过圣尊的指点。

算起来,这南仙北佛,也是圣尊的记名弟子。

只可惜,圣尊一向都是神龙见不见尾。

而且呢,圣尊已经有着将近二十年没有露过面了。

说不定,圣尊早都坐化了。

有传言说,九门提督唐天就是圣尊的亲传弟子。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一个传言而已。

到了此时,诸葛青别无选择,只能拼死一战了。

噌噌噌。

就在这时,诸葛青面前的葫芦,再次开始了剧烈旋转。

不多时,就见一道道的火焰喷涌而出,朝着唐龙扑了过去。

唐龙冷笑道“呵呵,真是幼稚,你觉得术法,对我有用吗?!”

刷!

话音一落,就见唐龙飞身一跃,挥剑刺向了诸葛青的喉咙。

只听‘咔嚓’一声裂响传出,就见诸葛青的葫芦,一分为二。

紧接着,唐龙手中的烈焰魔剑,瞬间贯穿了诸葛青的喉咙。

滋滋滋。

不多时,就见大量的浓烟,从诸葛青的脖子上冒出。

只是眨眼的时间,诸葛青的脖子就被烧焦了。

这烈焰魔剑,还真是霸道呀!

“死了?!”

“嘶,好霸道的一剑呀!”

“是呀,真没想到,诸葛青竟然连唐龙一剑都挡不住?!”

“圣体?!难道唐龙真得是圣体不成?!”

“真是个妖孽呀,恐怕,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是呀,要不然,唐龙为什么可以免疫术法?!”

看台上的人,也都纷纷议论道。

啪!

就在这时,斗酒道人诸葛青抓住唐龙的烈焰魔剑,一脸不甘心的说道“小……小畜生,老夫在地狱等你!”

“藐视九门令者,杀无赦!”说着,唐龙一掌拍到了剑柄上,只听‘轰’的一声炸响传出,便见诸葛青的肉身,瞬间爆裂而开,最后被熊熊的火焰给吞没了。

斗酒道人诸葛青,死!

“叮,恭喜宿主成功击杀斗酒道人诸葛青,现奖励法器大礼包一个,是否开启?”

“叮,礼包开启中,请宿主稍候。”

“叮,恭喜宿主成功获得寒冰旗lv1八面,激活后,可以释放出寒气,瞬间封锁方圆十米。”

“叮,恭喜宿主成功获得法鞭lv1一条,激活后,可以瞬间禁锢对方,并且封住他的经脉,使得内气不能正常运转。”

“叮,恭喜宿主成功获得五雷令lv1一个,激活后,可以瞬间释放出电弧,秒杀一般的神境高手。”

就在这时,系统布了奖励。

再看茅山派准天师张九山,早都被吓傻了眼,喉咙不停的涌动着。

术法免疫?!

在张九山的记忆里,也只有圣体,才能够免疫术法。

也就是说,张九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见唐龙看了过来,张九山急忙求饶道“唐少,我……我跟诸葛青不熟!”

“呵呵,张天师,你不觉得,诸葛青一个人在地狱有点寂寞吗?!”唐龙似笑非笑道。

杀意!

唐龙动了杀意!

像张九山这种小人,还是趁早杀了为妙,否则,后患无穷。

咕嘟。

张九山吞咽着唾沫说道“唐龙,你……你不能杀我,我……我可是茅山派的准天师!”

唐龙虎眸一瞪,厉喝道“没人,敢算计我九门!”

嗖呜!

话音一落,就见唐龙手中的烈焰魔剑,旋转着脱手而出,直刺张九山的胸口。

只听‘轰’的一声炸响传出,便见张九山的身子,瞬间一分为二。

很快,张九山的尸体,就被熊熊的火焰给吞没了。

“师兄?!”

看着烧焦的张九山,茅千风眼睛一眯,沉吟道“唐龙,我茅山派,与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唐龙喃喃一声,一脸杀气的说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嘛!”

嗖呜!

突然,唐龙剑指一挥,就见那把烈焰魔剑,燃烧着射向了茅千风的后背。

“御剑术?!”

“嘶,真没想到,唐龙的御剑术,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哎,真是个妖孽呀!”

看台上的人,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看着射来的烈焰魔剑,茅千风一脸惊恐的喊道“啊,救……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