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人升认真看着屏幕,听着主持人的讲述。

前面的内容,和他所发现的一样,后面就有了不同的发现。

“……黑色漩涡,我们叫他进货口,主要吸收的类型包括神秘之力和神秘之物,以及纯手工的加工物。白色漩涡是出货口,会将进货口进入的货物和货币,转换成对应的货币和货物,不同货物之间价格的比率,部分遵守我们现实世界的市场规律,手艺好,精品,价格高,相反价格就低。”

“这个发现,对我们神州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神秘之力和神秘之物,不可能大量出售,而我们的劳动力成本高,物资丰富,想让人们将时间投入到手工品的制作上,除非我们以极高的价格去购买,少量尚可,大量的话,得不偿失,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财富。”

“而一些不发达的地区,则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大量出售手工品,实际上他们本来就是以手工场来生存的。”

“我们无法实现垄断,因为刚刚得到海外分部的消息,球还有5处地点同时出现了这种黑白漩涡……”

闻人升听到这里,不由苦笑——前世神州可是以劳动力便宜,文化基础好,工人素质高,基础设施便利,便于设厂著称,直接让工业品倾销世界,不知道让多少原本高高在上的家伙破产……

安司长举手示意提问。

主持人点点头。

“可以让我们那几个藩属国,进行这项业务。就像东岛,我们开始改变以前置之不理的措施,而是从上到下,深入管理,时时梳理,这种模式,可以推广到其他藩属。”他慢条斯理地说着。

“嗯,这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不可置疑的是,对方肯定从这种交易活动中,得到大量利益。当然我们可以管控神秘之物的流出,但这会造成离心离德。”主持人皱眉道。

清纯写真美女媛媛高清图片合集

“指望别人与自己同心同德,本来就是个假命题,之前我们对那些藩属,基本是有出无入,最后换来什么?东岛人默认天命社发展,事到临头,还想再捞一回好处。”安司长摇头道。

“老安说的没错,”他的对面,刚刚给闻人升介绍过的一位脸型方正的中年男子,何司长点头道,“就像我们西南边的南天竺,一直不管他们,他们倒还觉得自己很能,一直在窝里称王称霸,却不知道这是我们的恩赐。”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自吹自擂,”年纪很大的王司长,则是摇头道,“放置管理,这是老祖宗留下的经验,你管的深了,他们有事就要找你,而且到了万一时刻,双方靠得太近,再下手时,心理上颇有妨碍不说,还容易遭人非议。”

闻人升闻言悚然,姜果然是老的辣。

他和安司长,都看到了东岛人不管不行的一面,但王司长说的也很对。

飞行员在高空,按下轰炸按钮,和陆军士兵当面打死对手,受到的压力不是一个层级。虽然前者炸死的人更多,但事实就是这样。

不要小看这种压力,异种者也是人,因为这种压力,很可能犹豫,甚至可能拒绝执行。

这到了关键时刻,就是大祸。

前世之中,阿美利加明明能打赢的战争,有几次都不得不退军,就是与这种压力大有关系。

主持人这时做出评定:“三位说的都有道理,目前来看,需要利用藩属的劳动力,慢慢地进行调整,力求调动起我们国民的积极性,这才是根本之法。”

其他人缓缓点头,这正是藩属的正确使用方法,各种缓冲……而不是像历史上的封建王朝那样,只图一个名头和面子。

安司长想了一下道:“各位,有没有觉得这是个陷阱和套?”

众人看向他。

对面何司长又道:“安兄想说的是,这是在诱使我们去工业化吧?”

“没错,何老弟说的没错,”安司长强调道,“手工品才能换取物品,将来人人都从事手工品的制造,而忽略了机器化大生产的投入和相关科技的研究,虽然一时得到了好处,却毁弃了我们的根本和长远。异种终归是外物,科技才是我们真正能理解和掌握的,能够随意的推广和扩大。”

闻人升闻言笑笑,没想到老安还是前世中最主流的工业人。

这一回,那位兴司长开口了,一位面相最年轻的司长,只看容貌,和闻人升差不多。

“安司长的话,我不赞同。神秘之力,也是我们所能掌握的力量,它注重我们自身的强化,才是根本,而科技才是彻底的外物,任何人都能掌握,它才是身外之物。一本一外,不可混淆。”

闻人升顿时大开眼界,初次参加这种顶级会议,让他见识到了什么是理念之争,理念的争夺,才是利益最大的东西。

谁的理念成为主导,谁将得到引领权,从而聚集到最多的人。

纵观前世的成败,谁在理念上占了先风,就很难彻底失败。

很显然,巡察司内部也有着科技为主,还是神秘为主的理念之争。

这两者说不上谁好谁坏,因为都是经过实践证明的东西。

“你神秘之力再强,也解决不了十几亿人的吃饭穿衣,也解决不了四千万国土的交通联系,没有几次工业革命,没有几次科技革新,神秘之力就是无根之木。”安司长强调道。

“哼,你所说的十几亿人,四千万国土,是靠神秘之力换来的,没有它,别说四千万,留下一千万就要烧高香了!”兴司长当仁不让。

“那照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就要巴巴地赶上去,引导民众学习什么手工制品,制造传统工艺品么?”安司长嘲笑道。

“当然不是那么偏激,而是尽量引导那些普通工人,那些经过评估,没有什么创新力,没有积极性的普通人,去投入这行,同时大力加强你所说的科技自动化,大工业,来降低劳动力的需求……”兴司长摇头道。

安司长沉默了,对方既然这样说,那他就没什么好争辩的。

双方其实殊途同归,都明白不可偏废的道理,只是毕竟是人,各有偏爱而已。

闻人升听到这里,认真点头,这位年轻的兴司长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直接就化解了安司长的攻击。

而他自己的理念也没有偏离,用科技解决人力,然后将更多的人力投入神秘,最后还是神秘为本,科技为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