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头。

似还能听见森罗界那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似又看见那道明色皇袍的绝色身影。

林凡回头,而后迈出最后一步。

只是睁眼与闭眼之间,混沌界那种气息扑面而来。

“也难怪森罗界之人,会这么心心念念的想要来这混沌界。”

林凡苦笑。

两界太近,界壁相连,但天差地别。

与这混沌界相比,森罗界真的可以用地狱来形容。

但其实上,若只能强者的质量的话,森罗界定然是要比混沌界强的。

这并非是说森罗界之人,资质等,就比森罗界的强,而是因为生存环境不同造就。

“滚出来!”

林凡眼神豁然凌厉起来,他看向十里外的山石。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

“还想藏?”

眼眸一眯,十里一瞬即逝,单手探出,就插入了这山石内,揪出一个身材极为矮小的男子。

这男子太矮了,竟然是只有林凡的大腿高。

“尊上请饶命……在下没有任何恶意。”这男子被林凡拧在半空,四肢扑腾着,看上去很是搞笑。

“你是姑射神族之人?”

林凡眼眸眯起。

他看见这矮小男子藏在衣襟内的族徽。

“小人姑射行,在此恭候尊上多时。”

这矮小男子自爆名姓。

“姑射行?”林凡将这其放下,冷眼看着,道:“找本尊有事?”

“尊上,求求你救吾族于危难。”

姑射行噗通跪下,竟然就已经是涕泪横流。

林凡瞳孔陡缩。

早就知道这姑射神族在举世的寻找自己。

在森罗界时,珍宝阁就已经向他说过这件事。

只不过,哪怕打破他的闹到,他都没有想到,这姑射神族寻找自己,竟然并非是为了复仇,而是要寻求自己的帮助?

以他的智慧,当然是在刹那之间,就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被姑射神族看重。

心中冷笑。

姑射神族,还真是出人才啊。

是谁提出这种狗屁倒灶的主意?

且,他在想,若是这一族知道,他们的始祖,他们的擎天玉柱,就是死在自己手中,那么会有何感想?

眼眸眯起,冷笑道:“本尊与你姑射神族素无瓜葛,若往前推数年,还有间隙与些许的仇怨,凭什么本尊要帮尔等?且,本尊孤家寡人,又如何能助辉煌如姑射神族?”

姑射行哀叹。

他的眼泪像是不要钱,成串的往下掉。

但这姑射行的确是个说故事的行家,只在只言片语中,就将当下混沌界的各种大事说了个清楚,且条理分明,有理有据。

“所以……姑射敬想让我去你姑射神族坐镇,而后抵御八方敌?”林凡眼神怪异。

从他将姑射神族始祖斩绝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肯定会有这种结果。

辉煌与煊赫的神族在没有至强者坐镇后,当然只能面临群虎饲狼,当然只能被动的等着瓜分。

“你们这一族也算逆天了,在这等绝境中,竟然能撑这么久。”

林凡叹息,很感慨。

从这件事上,林凡也看出了,神族真的很恐怖。

这种凝聚力,非有数千年历史都不足培养而出,在这种逆境中,这一族竟然更是团结。

“尊上,求求你救救吾族……”

姑射行再次叩下,道:“海家忘恩负义,其余神族,也多与大尊有仇,唯有我姑射神族……”

林凡眼眸微挑,道:“这是你自己想好的说辞,还是……”

姑射行脸上出现一丝尴尬,道:“不敢欺哄大尊,这是小的老祖嘱咐我们的说辞。”

“你们?”林凡诧异。

姑射行叹道:“这森罗界的通道素来隐秘,但真实的通道在何处,怕是无人知晓,所以,吾族也只能派遣出大量人手,广布在每一个流传的,有可能的出口处。”

林凡微微沉默。

他倒是不怕这姑射敬是诓骗他入姑射神族,从而构杀他。

就算真的是,以他当下的实力,也大可去得,想来此时的姑射神族,最起码都是大残,杀一两个出出进进,应该是不难。

“容我想想。”林凡叹息,道:“其实上,我此番归来,只是想要觅地归隐,无意在搅风波。”

就在此时,姑射敬的虚影出现,看着林凡,而后深深拜下。

“在下姑射敬,求神师出面,救我姑射神族。”

林凡眼眸眯起,眼中有寒光微闪。

这姑射敬的虚影出现,分明就是这姑射行的手段。

姑射敬看着林凡没有反应,起身,再次拜下,道:“在下愿以亡父之灵起誓,若神师助我姑射神族渡过此劫,当可与在下共执族内大权,愿以神师立下永不可破的盟约。”

林凡眼中的寒光缓缓收敛,笑问道:“海家与我有仇,因为追月的事,流日神族怕也是对我有恨,再加上其他几族……你可知道,若是我入姑射神族,你姑射神族会面临什么?”

姑射敬无所谓道:“大不了一死,大不了亡族。”

他长长一叹,道:“就算神师不临我姑射神族,莫非这几族,就能绕了我姑射神族?”

林凡的眼眸豁然眯起,道:“那么……若是天族呢?天族要对我动手呢?”

姑射敬一怔,表情出现狰狞,狞笑道:“族群都要没了,老子还管他什么族群,谁敢灭掉吾族中兴的希望,天王老子也要啃下一块肉来。”

林凡静静的看着姑射敬。

这只是一个姑射敬的虚影,但在这道目光下,哪怕身在亿万里外的本尊,竟然也觉得浑身冰寒。

他紧张与胆颤。

就像是少年时,面对自己父亲一般。

那种感觉不同,但神似。

“好。”林凡笑了:“我就陪你姑射神族疯一疯,闹一闹,当然我不敢保证能让你姑射神族重回荣光,但只要本尊坐镇,谁想要来啃你姑射神族一块肉,我都能让他崩掉一颗牙。”

“多谢。”

姑射敬的虚影深深拜下,而后眼眸凌厉起来,看向姑射行,道:“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的职责,这一路……你们哪怕死绝,也不能让神师掉一根头发,否则……”

姑射行重重跪在地上,道:“老祖放心,这一路,吾等用血与古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