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app污最新破解版

回过头来,陆齐看到的,正是某个不懂得放弃的吴克! 只不过,此时的暴君,已然变了一番模样: 只见身上那一袭黑色的拘束风衣,被烧得破破烂烂,露出了肌肉虬结的上半身,以及一颗外露的心脏。 其右臂与威廉的变异如出一辙,完全异化,演化出了一只极为锋利的巨大利爪! 显然,这个暴君,正是陆齐与艾达在警局地下停车场遇到了那位老哥。 由于身上的拘束衣被烧毁,暴君再也无法抑制体内寄生体的变异,从而进入了狂暴状态! 比起穿着风衣,人模人样的暴君,进入狂暴状态的暴君,要更加吓人,更具震慑力。 那利爪轻轻一挠,可能就可以把自己给拦腰斩断吧... 考虑到地形对自己太过不利,陆齐毫不犹豫地直接拿上身份芯片,转身就跑。 顺着走廊,返回温室控制室,陆齐向艾达喊道: “艾达,接下来我们得用跑的了!” “嗯?” 没等艾达反应过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艾达表情倏地一变,下意识地骂道: “见鬼!它怎么还不死?!” 话音刚落,艾达就立马转过身去,跟在陆齐身后,一起跑向了东区的入口处。 一边向外跑,艾达一边扭头看向陆齐,问道: “接下来怎么办?” “这里太狭窄,出去空旷的地方,再想办法解决它!” “好!” 然而,当两人一路狂奔,逃出东区的一刹那,却正好遇上了抵达主竖井的里昂一行人! “里昂?!” “艾利克斯!” 惊讶之色只在陆齐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间,下一秒便化作紧锁眉间的肃然。 他一边往中央圆台的方向跑去,一边向里昂等人招手,大声喊道: “快!你们赶紧离开这里!” “啊?” 话音刚落,“嘭”的一声,东区的电子门,被一只利爪所刺穿,露出了数道泛着寒光的爪刃! 紧接着,在里昂、克莱尔等人惊诧不已的目光下,身材高大的狂暴暴君双臂用力,直接将电子门从中间掰开一道大口子,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见状,里昂表情微变,顿时明白了陆齐的用意。 没有犹豫太久,他立马便转过身来,向一旁的克莱尔与亚妮说道: “你们离开这里,赶紧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闻言,亚妮没有半点犹豫,点了点头,立马便拉上雪莉,向西区的控制台跑去。 而克莱尔却是一动不动,驻足原地,看着里昂的侧脸,问道: “里昂,你打算干什么?” 眺望着正在向陆齐与艾达逼近的狂暴暴君,里昂表情一肃,一拉手上m4突击步枪的枪栓,沉声道: “我得去帮艾利克斯!” 闻言,克莱尔也掏出一把大口径的柯尔特蟒蛇,双眼闪过一抹坚毅:“我也去!” 与克莱尔四目交汇,里昂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关心,心中一暖,不由点了点头: “好,那你小心一些!” 。。。 没等里昂与克莱尔加入,远处的陆齐与艾达,却率先向狂暴暴君发动了进攻! 砰! 随着一声回荡在整个竖井内的清脆枪响,从闪电鹰激射而出的炙热子弹,直接给狂暴暴君的光头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洞! 但是,这样的效果,并没有让开枪的陆齐感到满意,反而皱起了眉头。 因为,被一枪爆头的狂暴暴君,除了身体稍稍一顿之外,仿佛一点事儿都没有,继续迈步向他们逼近。 由此可见,进入狂暴状态的暴君,头部不再是最大的弱点。即便对着脑袋集火,也不会将其打入僵直状态,最多也就是暂时击退。 视线往下移,落在狂暴暴君的胸口处,那一颗疯狂跳动着的血红心脏上,陆齐顿时了然。 病毒的进化,往往是有得有失。 虽然爆衣的狂暴暴君比起普通状态下的暴君,在速度、力量、再生能力等各方面身体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弱点也失去了拘束风衣的保护,显露无遗... “艾达,瞄准它的心脏!那里肯定是它的弱点!” 闻言,艾达不由眉头一挑,握紧手中的手枪,对准暴君的心脏,就是一波精准点射! 然而,陆齐能够猜到暴君的弱点是心脏,保护伞公司的研发人员们,在设计暴君型号时,怎么会没有想到这一点? 枪声一起,狂暴暴君便下意识将右臂的巨大利爪,横在胸前,主动保护自己的弱点! 显然,在对暴君进行操作编程时,保护伞给它下达了一个“保护弱点”的指令,让它为数不多的智力,能够在敌人攻击弱点时,主动作出保护动作。 接踵而来的手枪子弹,射在利爪之上,除了发出“哐哐哐”的声音之外,根本没有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似乎对自己被动挨打,感到非常不爽,狂暴暴君直接把利爪横于胸前,脚下猛地加速,向着前方冲了起来! 脚下的通道,被暴君踩得砰砰作响,感觉再用力一点,整条通道,就会被踩断一般。 由于通道两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极大限制了活动的范围,陆齐并不打算在通道上,就与暴君展开搏斗。 于是,面对来势汹汹的暴君,陆齐身形暴退,一边开枪放缓暴君的冲刺速度,一边不忘提醒着身后的艾达: “你先走,到中央圆台去!” “明白,你小心一点!”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枪声,从侧翼传来。 一片弹幕,“哒哒哒”地接连射在暴君的身上,对其行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枪声过后,里昂的嗓音,随之响起: “艾利克斯,快走,我掩护你们!” “我明白了!” 在里昂与克莱尔的火力掩护下,陆齐和艾达得以安全抵达中央的圆台,与两人汇合。 此时此刻,陆齐突然发现,生化危机历代的几位主角,竟然破天荒地集结在了一起! 里昂、克莱尔、艾达,除了克里斯与吉尔之外,大半个生化危机主角团,都集结于此。 再加上一个自己,这几个人凑在一块,怕是一个浣熊市都不够打。 想到这里,陆齐看向狂暴暴君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的怜悯... xs1234...
阅读更多

丝瓜视频看污片app官网下载

而这个鬼阵容还稍微加强了一些。 将原来的巴通姆换了下来。 换上了开拓者队内线防守双塔之一的泰森钱德勒。 开拓者队的替补阵容就变成了。 贝弗利,保罗乔治,托马斯,怀特赛德。钱德勒。 “这球是没法打了”...
阅读更多

丝瓜视频二维免费直播app

肖浅回到家的时候,肖国吉和艾米兰两口子正在忙活。 一架崭新的风扇正在被他们装在墙上。 魔都的夏天很热,风扇是必须的。等再过几年,必需品就变成空调了。 “这都冬天了,你们买风扇干什么?” 夏天的时候,热的他都起痱子了,两口子也不买。现在遭受着南方冷空气的魔法攻击,他们居然买风扇了,这让肖浅很是不满。 “你懂啥?冬天风扇大减价,便宜。” 好充足的理由,肖浅败退。 吃晚饭的时候,肖国吉两口子已经在商量回家过年的事情了。 虽然在魔都买了房子,但他们的根还在东北。而且出来辛苦了一年,总得回家风光一下才行。 “我觉得您二位可能回不去了。”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两口子很奇怪。 “为啥回不去?买不到火车票吗?” 肖浅摇头。 “因为我要去首都。” 肖国吉很生气。 “首都啥时候去不行?大过年的,你奶奶和姥姥都想你了。” 肖浅满头黑线。 “我奶奶和我姥姥连我排行第几都不知道。” 家族孩子就都是这样,甭指望能得到多少祖辈的关爱。 肖浅的奶奶和姥姥都是很善良的老太太,但很可惜,孙辈太多了,他们的爱普及不到那么多人。 于是乎,就谁都不稀罕。 或者说,谁到眼前了,就稀罕谁。 “不是,我去首都是正事,要去参加春晚。” 肖浅决定坦白了,不然的话,恐怕会挨揍。 肖国吉和艾米兰饭都顾不上吃了。 “你要去春晚?你为啥要去春晚?” 当肖浅说了事情经过后,两口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臭小子,你啥时候学会的唱歌?” 肖浅真想把手中的筷子一拍,然后学着电视剧的富二代那样愤怒。 “你们就只想着挣钱,有没有关心过我?” 不过想想蛋炒饭和煎饼果子的档次似乎不够,还是决定理性点来。 “事情捏,是这样……这样……这样地。” “噢哦………………” 肖国吉和艾米兰终于明白了。 肖浅仰着头,一副你们快夸奖我的样子。 可他对自己的父母显然还是缺乏了解。 艾米兰凑过来,紧张地问道:“儿子,你作那个……那个啥歌曲,赚了多少钱啊?” 原来自己在家中如此没有地位! 肖浅气馁。 “不知道。” 反正到现在,他是一分钱都没有见到。也没有人说过要给他钱,或许大家都觉得,和一个七岁的孩子谈钱是不对的吧。 肖浅真想和他们大声呼吁,你们学学中国足球。 他们就是跟孩子谈钱的。 算了,为了避免中国音乐像中国足球一样扯淡,还是不说了。 不过有了春晚的事儿,肖国吉和艾米拉绝口不提回老家的事儿了。 他们就算再朴素,也知道春晚意味着什么。 一想到今年或许能够在电视上看到儿子,两口子就乐的合不拢嘴。 三天后,肖浅和李清绝就顺利地拿到了学校批准的假期,在徐明霞的陪同下前往了首都。 能不顺利嘛,花园小学就差在学校门口挂着横幅,上书“欢送肖浅同学和李清绝同学参加春晚”了。 对于学校的领导来说,这就是政绩。 不过横幅虽然没有,相信等今年的春晚播出之后,学校肯定会拿两个小孩大做文章的。 这是人之常情,李清绝懵懂,肖浅明白却也乐在其中。 花花轿子人人抬,你帮学校挣脸面,学校帮你搞宣传,大家互惠互利。 夏维璋和顾昀没去。 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良于行,便把机会让给了年轻人。 一到了首都,他们一行人就被文牧接了。 这位早一步回来的,人很热情,哪怕是肖浅拒绝了她来做《明天会更好》的主唱。 文牧是女高音歌唱家,一开嗓声音洪亮大气,却和《明天会更好》所需要的悠扬悦耳的空灵歌声不符。 肖浅已经决定了,要寻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唱这首歌。 “你们的住所,都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另外你们需要的小朋友合唱团,杨导那边也联系好了。是蓝天幼儿园的合唱团,绝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对于这个安排,肖浅和徐明霞都十分的满意。 蓝天幼儿园那可是鼎鼎有名,前世的春晚里,大部分儿童歌舞类的节目,其实都是由这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表演的。 作为国内文艺表演方面实力最为雄厚的学校,有蓝天幼儿园助阵,《明天会更好》的舞台绝对值得期待。 肖浅三人一安顿好,就去了排练现场。 春晚的演出,时间紧,任务重,耽搁不得。 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十分年轻漂亮,长相也十分清纯的老师。 “徐教授好,肖浅小朋友你好,李清绝小朋友你好,我是文怡老师。” 对方一开口,如同竹铃一般的声音就让人的耳朵倍感舒服。 这样的老师来教育孩子,保证能让小朋友们开开心心地上学的。 文牧在旁边帮着做介绍。 “文怡老师是蓝天幼儿园的优秀教师,还曾经在国青年歌手比赛当中获过奖。小浅,这首歌我觉得文怡老师应该很合适。” 肖浅怀疑地看过去。 “文阿姨,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文牧指着文怡,骄傲地仰着头。 “我妹妹。” 肖浅咬牙切齿。 “文阿姨,你很不地道啊。” 文家姐妹捂嘴轻笑,却得意洋洋。尤其是文牧,奸计得逞的样子就跟康敏害了马大元一样。 肖浅无奈,只好对文怡道:“小姐姐,那您开口试试呗。” 文牧满头黑线。 “臭小子,你管我叫阿姨,却管她叫小姐姐。你什么意思?” 肖浅撒腿就跑。 “善良可爱的才叫小姐姐,您就是腹黑老阿姨。” 文牧跺脚。 “臭小子,别让我逮着你。” 肖浅并没有跑太远,就被人拦住了。 小小的人儿挡在面前,还不是一个,纷纷用惆怅的眼神看着他。 “多大的人了,别调皮。” 肖浅伸手比划了一下,发觉自己比这几个高了半个头,当场就不高兴了。 “小屁孩,我是前辈知道吗?” 明明自己才是小学一年级的,居然被幼儿园的教育,还有没有天理了? 几小却无所畏惧。 “老师说了,不好好练习,乱跑乱叫的都是调皮鬼。” 肖浅无力反驳,发觉自己确实不够稳重,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徐明霞他们那边。 文怡显然早就准备好了,肖浅刚到面前,她就开始唱了。 那嗓子,一开腔就如同冬泉敲打在青石上,又好像金珠和玉盘的交鸣。 肖浅发誓,前后两辈子都没有听过如此纯真而清越的歌声,比前世的原唱还要厉害。 文牧虽然有私心,但也不是无的放矢。 她很清楚,如果自己的妹妹实力不行的话,哪怕有她的关系在,肖浅也不会同意的。 肖浅是小孩子,这就要比大人方便的多。 大人可能碍于情面而选择妥协,他要坚持的话,谁也不能难为他一个孩子不是。 文怡唱着歌,但是已经注意到了肖浅的眼睛渐渐明亮。 她当然明白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开心之余,双手一摆,让肖浅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唱出你的热情 伸出你双手 让我拥抱着你的梦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 充满着青春的骄傲 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 肖浅愕然回首,看着与文怡遥相呼应大合唱的娃娃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真想问一句:他来这里干嘛?...
阅读更多

丝瓜视频免费观看app免费下载

颜华听着这个笑声十分的不适,但却没有表现出来。 她就是要让眼前的狱警猜不透她的心思,暴露的越多越危险,反而越少越神秘,才能越发激起对方的兴趣,自己也才活得越久。 遇上变态后想要自救,这都是基本守则。 果然,颜华没有任何表情的与摩西平视,让摩西自行消弭了笑声,回答了她的问题。 “每个人有三次失败后继续挑战其他胜利者的资格,三次都失败了,就会被送到上层去接受惩罚。” “挺过了惩罚的,可以获得一次挑战的机会,再次回到擂台上。” “当然,在擂台上连赢十场,也会获得一次挑战权,不想上去受苦,就努力赢吧。” 摩西说话的时候,除了声音阴冷难听像个变态之外,单看内容的话,还是个挺好的引导者。 颜华大致明白了规则,扬了扬手上的手铐:“我什么时候下场?” 摩西如同毒蛇般阴冷全黑带赤的眸子,上下扫了她一眼,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上前解开了她的手铐:“你,很好。” 待得收起了手铐,他才慢悠悠的一指下面的擂台:“看上了哪一个,自行上台就算是报名挑战了。” 在颜华再次点头,就要下去时,摩西又补了一句:“这里只有一个规则,在败者喊了认输后,就不得再继续攻击,否则处以极刑示众。” 颜华顿了下脚步,再次点点头。 摩西静静站在那里,看着颜华一步步的走了下去,直奔中间一座擂台而去。 她没有挑选有人的擂台上去,而是自己占了一个擂台。 意思就很明确了。 她不挑人,等着别人自投罗网。 那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模样,刺激了不少杀红眼的胜利者。 他们无论男女,此时看着这个瘦小年轻,衣着干净,长相更是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眼中都满是不怀好意的诡光。 在旁人都来不及动作的时候,离得较近的一座擂台上,一个彪形大汉饿虎扑食般一跃跳上了颜华所在的擂台。 这家伙接近两米五的身高,虎背熊腰,站在那里就像一头北极熊般,浑身的肌肉虬结着,一看就充满了力量。 他一上台,周围不少人都发出了遗憾的叹气声。 这么个肥羊,等于白送的一次胜利,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群人羡慕嫉妒恨,那大汉直咧着嘴,笑得得意。 “小娃娃,别怪叔叔欺负你,实在是你太倒霉,自己跑到了这种地方来。” 话音落,大汉没有任何想要给颜华缓冲的机会,猛然扑向了她。 那蒲扇似的爪子上,指甲暴涨如同血红的利剑,猛然向着颜华的心口刺来。 那架势,就是想要一招刺穿颜华的心脏,让她连求饶认输的时间都没有,一招制敌,直接撕碎了事。 显然,颜华被当成了饭后甜点来对待了。 颜华微微眯眼,在对方靠近一米范围的时候,才忽然间动了。 她的存在感在这一刻降至最低,谁也没能看清她是怎么动作的。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声不可置信的惊慌惨叫,伴随着一只手臂高高扬上了半空。 颜华此时就站在那大汉的身后,反身又是一闪,大汉的另一只手臂也抛了起来。 两招,两条手臂被切割。 颜华没有下死手,不然完全可以将对方的头给割下来一了百了。 对方显然也反应了过来。 所以在颜华站定在擂台的另一端,淡淡看着他时,大汉杀猪般的高喊:“认输,我认输了!” 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外表其貌不扬,但出手却极为迅捷狠厉的对手。 所以见到颜华的时候,虽然他觉得她不可能有多大的本事,表面也装的十分轻松,不把对方放在眼中的样子。 但在动手的时候,他却是饿虎扑兔,也用尽了全力的。 不然他不会瞄准她的心脏,而是如同她一般,断手断脚,慢慢玩死。 他也猜过她可能是以速度见长的,毕竟那样的身形,一看就是偏灵巧型的。 却也没能想到,他那样迅猛的一击,她能躲得那么轻巧,竟然轻轻松松避过不说,还顺道着带走了他一条手臂。 他的手臂可是比她的腰都粗。 他到现在都没能想明白,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大汉想不通,却不妨碍他强烈的求生欲。 高喊“认输”之后,大汉见那小姑娘连看都不看他了,感觉自己就好像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松了口气,踢着自己的断臂下了台。 场地边缘处有装满了血水的血池。 只要将手臂踢到那里去,会有狱警来帮他把断臂重新接回去。 赤天使接断臂太简单了,只要把断臂放回伤处,用血水浇灌,一分钟左右就能重新长回去。 大汉去接断臂了,颜华却没能有时间看清大汉怎么把双臂接回去的。 因为又有挑战者扑棱着翅膀飞了上来。 看着那翩翩降落的身影,颜华才猛然记起,那些翅膀可不是摆设。 她都快忘了自己也有一对翅膀的事情了。 颜华:...... 站到她对面的赤天使是位女性,高挑的身材两米八,把她衬得娇小玲珑。 这让颜华十分不爽。 她一米九几的身高,竟然变成了小矮子! 对方高傲的降下,还一脸蔑视的看着她,这就更是挑起了颜华的好胜心。 所以,在对方主动出手,对她进行远攻的时候,颜华躲开了对方一支支利刃般的羽毛攻击,左突右闪,如同一阵清风拂过对方身边。 然后又是一声惨叫。 只是这一次,颜华切掉的不是对方的手臂,而是翅膀。 巨大的翅膀被切下,还被颜华拿在了手中炫耀。 看着那高得像个真正电线杆的赤天使,失去了双翅后,就像是个真正的女巨人。 只是此时的女巨人疼得倒在地上喊不出认输,整个人蜷缩着,尖叫声几乎刺破顶棚,然后弹射在整个空间内回荡,好不凄惨,把其他擂台的打斗声音都给盖了过去。 颜华这种手段并不如其他擂台那么血腥,但却干净利落得让人胆寒。 颜华没有杀掉那失去了翅膀的女巨人,而是一脚把她踹下了擂台。 掉到擂台外面,倒也算是输了。 随后有狱警过来将人带走疗伤不谈,颜华继续站在自己的擂台上,等着来人挑战。 只是这回等了将近十分钟,也没见有谁再跳上来。 顶点...
阅读更多

91麻豆传媒

可怜的学生惨叫了一声,踉跄后退——顶着一把斧子,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百多年后万圣节夜晚的搞笑艺人。斧头劈开了瘟疫医生的帽子,平顶厚重的皮帽子犹如头盔那样挡下了最具杀伤力的力道,而后斧头往下走,嵌在了黄铜的镜片框架里——如果不是这身防护服,这个学生应该已经一声不吭地死了。 医生们中反应最快的是尚博朗斯,毕竟他在医生的头衔上还有暴徒首领的名号,他拔出短柄火枪,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去,直接击倒了追上前来的那个农夫。 西顿汉姆还在思考,这是不是一个误会,就发现自己正在跟着医生们奔跑,医生们的防护服并不适合在黑夜中,在丛林中逃命,万幸的是,此时的农民有很多人都有严重的夜盲症,但很快,就有人点起了火把,而那些警役或是牛倌们显然是有着充足的肉食补充,他们还紧跟着医生们,不断地发出喊叫声,催促人们追上来。 医生们在逃入密林前被截住了,那是一群看上去再寻常也不过的村民,他们的眼睛在火光下睁得大大的,显而易见的还是有些看不清东西,他们手中也只有如草叉、木连枷之类的武器,但数百对十个不到的瘟疫医生团,实在是充满了压迫性——尤其令人胆寒的是,村民中居然已经有不少人都感染上了天花,他们的皮肤上满是可怕的红疹子,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看上去随时都会倒下,但他们看向安福尔他们的眼神是狂热而又虔诚的。 安福尔的家长是个年过六十的老人,戴着一顶窄帽檐的帽子,眼神阴森,有着一个很大的鹰钩鼻,他的嘴唇不满地往下撇,肤色暗黄,他的手里举着一柄短戟,雪亮的锋刃照亮了垂袖马甲的纽扣,白色的衬衫领子从圆领皮衣的领口翻出来,腰带上系着钱袋与护身符,及膝宽腿裤与紧身袜都穿的好好的,鞋子的带子也是整整齐齐,综上所述,一点也不像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而后那些警役,以及那些显然在村庄中有着发言权的人,都是一副清醒的样子。 联想起那个学生敲门之后的情形,尚博朗斯已经猜到,他们或许惊破了一场阴谋,而这场阴谋或许就是针对他们的,想想吧,这些人正计划着当晚,或是第二天的时候,杀了医生们,或是做一些更为危险的事情,结果预定的受害者们居然已经登门造访,也不怪那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来人一斧头。 “我们是医生!”洛姆大叫到:“受国王的派遣而来,我们听说你们这里出现了瘟疫,我们是来帮助您们的!” “叛徒的使者。”老安福尔呸了一口:“我就说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瘟疫,原来就是你们带来的。” 人群立刻骚动起来,之前才有两个女工因为没有感染瘟疫而被人们烧死,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很清楚,这种罪名绝对不能承认,这下子,不但是洛姆和他的弟子喊叫起来,就连西顿汉姆和马尔比基也都嚷嚷起来,尚博朗斯窥见安福尔们嘴角上扬,心顿时往下一沉,立刻知道他们犯了一个错误,果然,老安福尔马上大叫起来:“天啊,他们是外国人,是奸细!”这下子,不但他们原先的罪名无法洗脱,甚至还加上了一条叛国罪。 “他们都是路易十四招募而来的魔鬼!”老安福尔说,而后火光下的每个村民都在点头,“正是为了惩罚他们,天主才降下了这样的灾祸!正是为了警告我们,警告我们这些虔诚的好人!” “这可不太对,”西顿汉姆否认道:“而且您一会儿说,是魔鬼带来的瘟疫,一会儿又说,这是天主对你们的警告,我说,这究竟算是什么啊!?一仆两主?” 他的话还真有点道理,可惜的是完地被湮没在了村民们歇斯底里的呐喊声中,“我们是为了你们而来的!你们得了病,需要治疗!”马尔比基还在拼命地解释,尚博朗斯注意到洛姆医生却在一声叹息后闭上了嘴——马尔比基毕竟还是一个新进的瘟疫医生,他没有见过更多的暴民了——而如洛姆医生这样,时常在疫区行走的瘟疫医生,在面对瘟疫的威胁时,最怕的也就是被病痛和死亡逼上了绝路的病人,他们的手杖,既是用来指挥学生和助手做事的,也是用来拨弄尸体,更是用来抵御病人,病人家属的突然爆发的,像是这种情况,洛姆医生应该也碰到过,只是这次可能是最糟糕的。 医生们被涌上来的村民们粗鲁地扯掉了面罩,扒掉了长袍、皮衣,他们的帽子被踩在泥泞里,他们被紧紧地捆缚起来,脖子上套着绳圈,绳圈连在一起,而后老安福尔的一个儿子,就像是牵着一串牛那样,把他们牵到村子里,这次可没小教堂给他们住了,安福尔家的牛棚就成为了临时的监牢,他们的一边就是躁动不安的牛群,他们被吊起来,高大的尚博朗斯被捆绑得最结实,也许是因为他的威胁性看起来最大,也有可能,老安福尔的小儿子就是被他击倒的。 “等等,”尚博朗斯在看到老安福尔就要走出去的时候喊道:“我是阿尔贝尚博朗斯!”如果对方确实是个胡格诺派教徒,就不可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老安福尔听到了,他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都走开,举着火把走到尚博朗斯面前:“伪信者?” “不,我从未背叛过自己的信仰。” “但你和一个上帝教徒走在一起,还为他差点打死了我的儿子。” “我不知道当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先生,这个村子正在爆发瘟疫,无论是上帝教徒,还是我们,都首先是医生——我们是为了救治病人,埋葬死者而来的……如果您因为您儿子的受伤而感到愤怒,那么我愿意付出代价,让他们走吧。” “然后让他们叫更多的上帝教徒来?”老安福尔用一种你觉得我是傻瓜吗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尚博朗斯一通,“你让我失望,尚博朗斯。我想我得告诉奥尔良城里面的那些人,他们的首领是个孬种。”他又呸了一口,就在尚博朗斯的身上:“别妄想了,你们一个也逃不了,不管是上帝教徒,还是外国人,又或是叛徒。” “你也不顾那些村民吗?他们已经出现症状了!他们需要休息和治疗!” “别用魔鬼的话来动摇我,”老安福尔粗鲁地喊道:“这是上天的考验!只要通过了,就能如同圣徒那样获得天使的祝福……只要他们足够虔诚!”他自豪地拉开衣襟,让人们看到上面的浅淡瘢痕,“看看我身上,这些就是圣痕!天使祝福了我,让我不会染上魔鬼带来的瘟疫!”他满意地看到尚博朗斯的眼睛睁大了。 “活见鬼……”一旁的洛姆医生轻声道,这大概就是他们找寻的东西了,滑稽的是,这样东西竟然在给了这群隐藏的胡格诺派教徒免疫瘟疫的能力后,也让这些愚昧的人以为自己成为了一个圣徒。 “别痴心妄想了,”老安福尔说:“等到明天,我们就烧了你们。” “你打算怎么应付之后的审讯?”尚博朗斯说:“你们不会认为,国王就会这么任凭他的首席医师下落不明吧。” “瘟疫医生死在瘟疫里,不是很正常吗?”老安福尔说:“除非他们能从泥巴里找出什么东西来,不然就只有这样——等到封锁解除,我们就到英国去。” 说完他就走了,也带走了光亮,牛棚里又热又潮湿,充满了恶臭味儿,牛蝇或是其他不知名的虫子铺在他们裸露的皮肤上,他们很快就起了数之不尽的大包,痛痒难忍。 “我觉得他说的挺对。”很久之后,西顿汉姆说道。 —————— 第二天,四位瘟疫医生和学生们有幸看了一场最为不伦不类的游行,大家都知道,胡格诺派作为加尔文教派在法国的衍生宗教,它的教义与仪式都与上帝教派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但现在他们不但看到了圣像,也看到了救世主十字架和圣物盒,而作为这场游行的主导者,首脑和圣徒,安福尔家族对此竟然能够视而不见,尚博朗斯先是愤怒,几分钟后就又平静了下来,想来也是,在这几十年来,也有三分之一的胡格诺派教徒背叛了信仰,皈依了上帝教派,这没什么可指责的,就是显得异常可笑。 除了他之后,其他人就是在可笑之余还有点绝望,他们只希望这场游行持续的时间能长一点,也许下一刻就有人来拯救他们了,而老安福尔或许也想到了这点,他手持圣经,大声地叱骂了这群带来疫病的魔鬼,做出可怕的宣判,人们一拥而上,对他们一阵痛打——尤其是那些患了天花的人,也许他们以为,只要用力痛打这些魔鬼,圣徒就能看到自己的虔诚,将疫病从他们的身上祛除了。 等到这些人都被打得奄奄一息了,他们才被绑上粗陋的火刑架——就是一根尖头插入地面的树干,树皮都没有剥干净,村民们热热闹闹地聚集过来,往他们的脚下堆积稻草和树枝,“太糟糕了,”马尔比基情不自禁地说:“我们会先被烟熏死,我们的肺里会充满了黑色的灰烬,等到人们解剖我们的时候,他们会发现,我们的肺部就像是着了火。” “那么您想要劝劝他们把这些东西先晒干吗?”西顿汉姆说:“我倒希望您能,不过这位圣徒似乎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比一个牛倌更有头脑的牛倌,”他评价道,一边看着旁边的尚博朗斯。 尚博朗斯也看清了老安福尔的把戏,他也许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免疫的,但他可以借此鼓弄唇舌,就如一个罗马教士那样蛊惑那些村民们,等疫情过去,存活下来的信徒就是他最可靠的打手与屏障,也许等他们到了法国之外的地方,他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圣人也说不定,他不是一个虔诚的上帝教徒,更不是一个虔诚的胡格诺派教徒,但就是这种人,才能在宗教的舞台上戴上最亮的光环——所以他们非得死不可。 火烧起来了。 正如马尔比基所说,首先升起来的是烟雾,白色,灰色与黑色,他们先是咳呛,脚下感到一阵阵令人绝望的灼热,他们还听到老安福尔在诅咒魔鬼,称他们是群最卑贱的巫师,宣称要把他们的残肢余烬丢到沼泽里。 这时候医生们的眼睛已经完睁不开了,但听力最好的马尔比基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在说:“……把魔鬼挂在嘴边,魔鬼可是说到就到。” 这句话完整地来说,应该是,向上帝祈祷,上帝未必总能听见,但若是把魔鬼挂在嘴边,魔鬼说到就到——老安福尔惊骇地盯着那个女人,她笑吟吟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简直就像是从空气里走出来的,村民们的鼓噪也一下子没了声音,是啊,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烧死任何一个“女巫”,无论她是有罪的,无罪的,聪明的,愚笨的,又或是美丽,丑陋的,生孩子或是不生孩子,反正他们都是弱者——这些瘟疫医生也是如此,虽然他们平时都是他们不敢触及的大人物——但在圣徒的推动与撺掇下,他们也可以表现的非常大胆,而且与对付村庄里的孤寡老太婆不同,这些高高在上,连内衣都是丝绸的先生,生死也操控在他们手中的感觉,是任何劣酒或是游女都比不上的。 可是……一个这样出现的女人,就说明了她并非凡人。 老安福尔的大儿子猛地喊了一声,举起了手里的火枪(尚博朗斯的那把),猛地扣动扳机,他以为可以一举杀死这个女巫或是幻觉,但子弹在枪管里爆开了,铁片与弹丸喷射到他的脸上,他的嘶叫都变得模糊,血液飞溅到了老安福尔的脸上。 女巫轻轻挥舞了一下手臂,火刑架下的火熄灭了。...
阅读更多